优美小說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第392章 軍糧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无敌从老婆重生开始
392
十头神级妖兽消失,让镜如年忌惮不已。
镜如年当然不认为大御有这等实力,恐怕是麒麟世家的强者在暗中出手,如果继续打下去,吃亏的还是东海妖族。
所以,镜如年就一人一鲸前来挑战江沉。
镜如年的话语极具挑衅,若是普通人,特别是江沉这种脾气火爆的纨绔弟子,更是受不了这种语气的挑唆。
只是……江沉是江沉,不是其他纨绔,他是有资格风格和人设的纨绔。
精华都市小说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線上看-第392章 軍糧相伴
更重要的是,江沉有自知之明。
若是换做之前,他少不得要拎着伞大爷杀过去,可是现在江沉的修为只有炼气十五重,去和镜如年这种不知深浅的大高手决斗,他还没那么不知死活。
“打不过,不打!”
江沉摇了摇头,十分干脆道:“打输了我就死,打赢了才赢过来两个女人?本侯爷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要打和本侯爷手下的狗腿子打。”
江沉哼哼唧唧道。
雷冲霄险些被一口口水噎死。
虽然江沉说的在理,也确实不该和镜如年打……但是江沉这认怂的表现,却太伤士气了。
这可是在两军阵前,气势之上针锋相对的时候,江沉作为三军主帅,用最无赖的语气所处最怂的话来,这仗还怎么打?
虽然刚刚侥幸胜了一场,但是接下来的仗可就难打了。
雷冲霄麾下的一众将领也是一个个无奈苦笑,而且现在他们都吃的满嘴是油,也根本就不像是在行军打仗。
真的如江沉说的那般,这一次他们只是出海打渔而已。
“这样吧,要不咱们一人出一个狗腿子,让狗腿子先过几手?”
江沉看着镜如年那张小白脸,也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嗯,还好这货没我帅。”
“狗腿子?”
听到江沉这样说,雷冲霄下意识就看向了那彷如神明一般璀璨的敖神火。
敖神火笑了笑,也缓步上前,准备出战。
对于江沉狗腿子这种说法,现在敖神火已经从内心深处彻底接受了……龙族皇族又能怎样?龙族能让你亲手切片神帝吗?
不能!
但是江沉的狗腿子可以。
“你出来干嘛?”
江沉一脚把敖神火踹了回去,然后又看向镜如年,笑道:“如何?”
“赌注嘛……就赌狗腿子的命如何?”
“你也别和本侯爷放什么狠话。”
见到镜如年的嘴刚要动,江沉就把他的话打断,笑着说道:“若是你东海妖族真的有必胜的把握,早就一股脑冲过来了,还犯得着你过来挑战本侯爷?”
江沉的这番话,让雷冲霄的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确实!
东海妖族的战斗,从来都不怕什么损失,若是他们有必胜的把握,在就一拥而上,将大御舰队歼灭了。
镜如年身为归墟妖国的二太子,根本就没有现身出来的必要。
雷冲霄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么简单的道理,一个纨绔暴发户都看出来了,身经百战的海军大元帅竟然忽略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第392章 軍糧
镜如年的脸上,流露出一抹饶有兴趣的神色,他笑道:“怎么,难不成江南侯你觉得,你们还有胜算不成?”
“有没有胜算,得打过才知道。”
江沉哈哈一笑,道:“海底下那几头妖兽的味道不错。”
说话间,江沉晃了晃手上的一根蟹钳子。
这根蟹钳子并不是很大,只有胳膊长短,但确实金黄色的,其中那雪白的蟹肉上也散发着金色的霞光。
“好!”
见到江沉手上的蟹钳子,镜如年就不愿意再说话了,他当即说道:“你的狗腿子,与本太子的麾下一战,谁输,谁就是食物!”
那蟹钳子,正是一头下位神级的螃蟹的一条蟹钳,也是埋伏在水下的强者。
却没想到,转眼间就成了江沉手上的食物。
镜如年真的怒了。
当即,镜如年转身就走。
……
“侯爷,我去?”
敖神火看向江沉,蠢蠢欲动。
方才在海底之下,拿下神级妖兽的是江小离,虽然敖神火的实力也能做到,但必然会发生激战,无法做到那般无声无息。
此时,敖神火不禁有些手痒。
“你去作甚?”
江沉对着正在吃章鱼小丸子的滕梓楽说道:“你去。”
“我?”
滕梓楽一边吞咽着章鱼小丸子,一边含糊不清道:“干嘛让我去?我一会吃完还要调配新毒呢。”
此时,那头水母已经被滕梓楽切片完毕,她也摸索到了水母能化解剧毒的原因,现在她的脑袋里灵感爆棚,虽然嘴里吃着,但脑袋里全部都是调配新毒的法子。
现在江沉让她出战,她当然不乐意了。
“如果你不去,我就把你丢到大海里自生自灭。”
江沉一瞪眼,道:“在本爸爸手下只拿好处不干活?哪有这种好事!”
滕梓楽在江沉这里简直都成了大小姐了,最好的资源给她用着,让她可以专心研制各种剧毒而不被人打扰。
優秀言情小說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起點-第392章 軍糧讀書
想吃什么,厨子也会专门给她做。江沉看她也一直都不顺眼。
“刚刚,刚刚不是都出去了吗?”
滕梓楽心不甘情不愿。
“刚刚那是出去让你试毒,是你自己的事情,现在你出去是让你给本爸爸长脸!”
江沉哼哼唧唧道。
“那我有什么好处?”
滕梓楽梗着脖子问道。
“好处就是不被本爸爸丢在这里。”
江沉对敖神火道:“神火,她若是不去的话,你就把她的手脚扭断,衣服扒光,丢到海里去!”
“我去!”
滕梓楽见识过江沉折磨人的手段,她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便跳上了她刚刚出海的那艘小船上,飞也似的逃了。
“记得用麻药!赢过来的都是军粮!”
江沉远远喊道。
滕梓楽没有答话。
雷冲霄觉得自己的牙疼,但这话没错,赢过来的确实都是口粮。大军在海上行进,船只上配备的军粮本就不多,现在这一场大战下来,确实解决了未来好几天的行军口粮。
……
“怎么还是你!”
大海之上,一个人身鱼尾的鲛人脚踏波涛而来,他看到乘着小船出来的滕梓楽,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哆嗦。
方才滕梓楽可是一人放到了好几万大军。
现在,整个东海妖族的大军中,都在盛传这个凶残的雌性两脚兽的威名。
结果,两脚兽出战的,竟然还是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