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討論-第六百一十七章空守一座城(上)推薦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欧阳无常说完,伸出手朝着棺山碑上其中一个字符上面一拍。
一抹青光闪耀。
再次松手的时候。
碑文之上那字符已经消失不见。
而就在这个时候。
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由内而外,就像是被刀搅一样疼痛。
我擦!
这特么什么玩意。
我疼得都不行不行的了。
随即,猛的张开大嘴吼了出来。
“呼……!”
“噗嗤……”
一道道青光刹那间从我的体内冲出体外。
四周都被青光所覆盖住了。
但中心点则不是我这里,而是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棺山碑。
同一时间,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一样虚弱。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我淦……!
我的双手竟然起了褶子,这只有老年人才有的。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 ptt-第六百一十七章空守一座城(上)
难道说着官阳的名字从棺山碑上抹除之后,人就会变老?
我去……!
这也太邪门了吧。
这哪里是棺山碑啊,这分明就是阎王爷的生死簿啊。
对面的欧阳无常,看着跪在了地上的我,收起了棺山碑。
随着他念动法诀,那棺山碑再一次变成了一块小小的黑色石头。
“叛徒,官阳你可知错?”
此刻我心中没由来地升起一道思绪。
这棺山碑上的名字一旦被抹除。
就相当于与判出了门派,与整个门派为敌。
虽然爷爷从未跟我说过,棺山派对于叛徒是如何处置的。
但不管是看电视,还是看小说,亦或者听故事。
叛徒一词,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哼……!”
“欧阳无常,事情已做,你我已是敌人!”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我劝你带着 棺山碑回去复命换别人来!”
“就如同你说的那样,你我相识太久,我不想因此失手杀你……!”
官阳的话让欧阳无常面色十分的难看。
他直接从背后掏出一个东西。
这东西一套,我瞬间就明白了。
这老家伙为了对付官阳是有备而来啊。
他掏出的并非别的东西。
正是那子母罗盘,但这时的子母罗盘并不是四方形的。
而是正常的圆形,也是上下两层,但却是叠加在一起的。
他左手三指顶着罗盘,右手单手捏诀。
看着我道:“大祭司早就算出,就算把你从棺山碑上抹除,我也不是你的对手。”
“但这风水一途,玄门一道,并不是完全靠着自身肉体能成功的……!”
“这八重聚宝涵上面的东西,老夫这次一此行带来了两件,你逃不掉……!”
看着欧阳无常这般无耻。
我甚至都想跳出记忆,骂死这老头了。
好吗!
刚才还一副心疼官阳不行不行的。
这一眨眼,说杀就杀。
这古人都是这样的吗?
官阳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手持子母罗盘的欧阳无常。
“你确定你会用这子母罗盘?”
欧阳无常这次没有再多废话。
伸手在子母罗盘上面一划拉。
罗盘飞速的旋转。
同时欧阳无常直接念叨几句咒语。
随即说道:“坎震五,土破七。”
“乾坤无极,万法驱……!”
随即他轻轻一弹手指。
一道青光瞬间顺着欧阳无常的指尖就落入到了子母罗盘之中。
而与此同时我只感觉头顶之上忽然间暗了下来。
抬头一看的一刹那,我差点就骂娘了。
原来是这么用的!
在我的头顶之上出现了一尊巨大无比,犹如ufo一样的子母罗盘。
我知道这是虚影,这是假的。
但那种真实的感觉。
那罗盘正在缓缓的旋转,随着旋转,刚才欧阳无常念叨的字眼。
全部与子母罗盘上面的字符一一对应。
而这些子母竟然化作了一道道青色的丝线朝着我缠绕了过来!
但官阳显然不会这般是束手就擒。
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动了起来。
双掌在手中轻轻一旋转。
火熱都市异能 棺山太保-第六百一十七章空守一座城(上)推薦
几个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手诀便直接捏了出来。
“道可道,非常道!”
“大道无形终有道!”
“名可名,非常名!”
“万法倾斜坠天平!”
念完之后,双手猛的朝着头顶一举。
口中低喝道:“棺山无道!”
我趁机抬头朝着脑袋顶上看去。
只见两团黑白雾气,像是两条小鱼儿一样猛的冲击子母罗盘。
在触碰到子母罗盘的刹那间,一黑一白两团雾气。
猛然间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阴阳鱼。
并且这阴阳鱼是活的!
“噗……!”
子母罗盘之阵被破。
那老头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被一股无形的气浪给推了出去。
鲜血散落了一地。
而我却在这个时候,从地上直接站了起来。
朝着那摔倒在地上的欧阳无常一伸手。
“我说了,子母罗盘不是你这么用的……!”
说完,便开始念动口诀。
但这次的口诀我竟然听不到官阳在说什么。
“嗖……!”
子母罗盘直接出现在了我的手中。
同时我张嘴道:“欧阳,你回去吧!”
“我时日无多,如果大祭司还要追究的话,就让他亲自来魔城找我算了……!”
说着我直接单手持着罗盘,一只手背在后面,身体站的笔直看着欧阳无常。
这一刻……!
我才感觉到什么叫做高手。
什么才是真正的风水师。
什么才是高处不胜寒。
相比较起来,我现在的道行的确只能算是风水师。
距离大师,距离真正的玄门风水相距甚远。
欧阳无常显然受了很重的伤。
换句话来说,他与官阳压根也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深深的看了官阳一眼这才直接离开。
可我的视线之中,再没有了欧阳无常的身影后。
我才感觉到身上一股无力自感更加的剧烈了。
“噗……”
一口鲜血直接喷在了子母罗盘之上。
我说出了一句让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话。
我坐在了地上,单手捏诀推演运算。
沾染了官阳鲜血的子母罗盘缓缓旋转。
最后指针竟然定格在了几个数字上面。
而那数字,我简直不要太熟悉了。
这大爷的,是我的生辰八字!
而就在这同一时间内。
我开口说话了。
“看来老天也不是如此的无情……!”
说着官阳便收起了子母罗盘,朝着远处缓缓而行!
而我也在同一时间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回到了现实。
我的手依旧是放置在那棺山的棺字上面。
而胖子都已经开始拉扯我的裤腿了。
冷月如的声音也在那边响起:“胖子,木阳怎么样了?”
“不知道啊,要不直接拽出来算了……!”
听到胖子与冷月如的声音,我摇了摇头。
随即说道:“胖子别拉我,我下去了……!”
等我下去后,我看到胖子跟冷月如的脸上都露出了些许的担忧之色。
我道:“被担心,我只是遇到了些事情,我现在需要你们的帮助……!”
冷月如道:“你在上面看到了什么?”
胖子也跟着问道:“就是,阳哥,刚才我们都以为你死了呢……!”
“去你的,你才死了呢……!”
我笑着锤了胖子一样道:“这里的确跟阿腾有关,但不仅仅是跟阿腾有关……!”
“还跟咱们棺山派有关……!”
“跟棺山派有关?”
冷月如不解道:“什么意思?”
“你上去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咱们……!”
我双手扶着冷月如的肩膀道:“你听我说,这件事情有关子母罗盘……!”
“有关我们进入隐世后的种种……!”
“我现在无法详细地告知你如何如何……!”
“但请你相信我,我现在状态很好,只不过是发现了一些有我们有关的秘密……!”
冷月如看着我道:“那我应该怎么做?”
我看了看六层塔楼的地方道:“我需要你们帮我把第六层清理出来……!”
“上面有一口棺山太保的棺材……!”
“然后,我要躺进棺材里面去寻找我想知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