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討論-第三百三十三章辦正事展示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安知意的脑袋晕乎乎的,脚下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她慢慢的往前走,其实很迷糊,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甚至有那一瞬间是短片的,忘记了自己身边的人是谁。
“喝一点醒酒药吧,喝了就会舒服一点了。’
简洛寻扶着安知意在沙发上坐下,看着安知意半闭着眼睛,不太舒服的捂着自己的肚子,眉头都是蹙着的。
简洛寻端着热水,搂着安知意的肩膀,让她半坐起身子,喂着她喝了一些热的醒酒药。
因为醒酒药的味道不好,安知意只是勉强的喝了两口,就蹙着眉头不肯再喝了。
”再喝一点吧,不然还会觉得难受的。“
”不喝,不喝也难受,喝了也难受,我不要喝了。“安知意捂着自己的心口,在沙发上蜷缩着身体,”我难受,我真的好难受啊。“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相位行者
“是身体难受,还是心里难受呢。“简洛寻蹲下身子,看着红着眼睛的安知意,轻声的说道:‘如果是心里难受的话,不应该用让自己的身体难受的方式来缓解,因为身体难受了,心里还是一样会觉得难受的。”
安知意的睫毛颤了颤,哽咽了一声,似乎是因为简洛寻说的这句话正中了她心里的痛处。
“简老师。”
“恩?”
“你不是老师吗?那你可以告诉我,怎么才能不让我的心这么难受吗?”
“我不知道。”简洛寻叹了一口气,说道:“因为我的心也一样难受,我知道,只要你不难受了,我的心就不难受了。可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能让你不难受。”
安知意埋下了自己的头,伏在沙发上,“我为什么那么失败,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这样对我?为什么每一次我付出真心的时候,却已经到了结束的关头。”
“对不起。”
简洛寻将安知意搂在自己的怀里,“或许当初,我不应该跟你在一起,不应该让你在年少时候就如此的受伤,我没有保护好你。”
简洛寻忍不住在想,如果当初他把那份喜欢藏在心里头,没有跟安知意在一起,而是默默的喜欢她,等到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再和她在一起,也就不会让局面变成如今的样子。
安知意累了,迷迷糊糊的说着难受,一直在哭,后来还吐了一场,很狼狈。
”我送她回去,真抱歉,你的婚礼,我们得提前退场了。“
简洛寻抱歉的跟南意棠说道。
”没事。你先送她回去吧,她现在很不舒服,让她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南意棠看着简洛寻那么护着安知意,心里也很复杂,她不知道秦越,安知意还有简洛寻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到底会归向何处,但是,她始终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安知意能够幸福。
秦北穆今天高兴,喝的也有点多。
南意棠正在洗澡的时候,忽然有人推门进来了,她简直吓了一跳,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之后,她才看清楚,进来的人是秦北穆。
“你做什么?吓死我了。”
南意棠嗔怪道。
“媳妇儿,我想你了,房间里找不到你,我就来看看,媳妇儿,你果然在这里。”
“我在洗澡呢,你先出去。”
虽然他们两个的关系已经如此的亲密,可是让秦北穆看着自己洗澡还是怪怪的,她不习惯。
“我不要出去。”秦北穆直接一把保住了南意棠。
“哎呀,你怎么……”
南意棠满身都是水,“你衣服都弄湿了。”
“反正衣服都湿了,不如一起洗吧。”
也不等南意棠答应,秦北穆就开始自顾自的脱衣服。
“秦北穆,你,你出去。”
南意棠红了脸,还想把秦北穆给推出去,然而他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衣服都脱了,在南意棠发出抗议之前,直接将南意棠搂紧了怀里,吻上了她的唇。
南意棠发不出声音了,被秦北穆抱着,站在哗啦啦的热水下,她的身体很快的升温,变得热起来。
浴室里的温度实在是太灼人了,南意棠有些喘不过气来,秦北穆和她十指交握着,一点都没给他冷下来的机会。
南意棠后来实在是累的不行了,这场澡让她精疲力尽,还是秦北穆将她给抱回房间里去的。
“睡吧,宝贝儿。”
“还没拆礼物呢。”南意棠打了个哈欠,还挂念着塞了一房间的礼物,本来想着要跟秦北穆一块儿拆礼物的,然而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精力了。
“礼物就在那里,又不会跑,着什么急?”秦北穆摸了摸南意棠的头,轻声说道:“你睡吧,等明天我陪你一块儿拆礼物。”
“恩。”
南意棠点了点头,她实在是被折腾累了,白天的时候也丝毫没有闲着,现在是着实撑不住了,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新婚之夜,少不得荒唐了一点,第二天的时候,南意棠起来的很晚,秦北穆其实已经醒了,不过他不舍得起来,就这么盯着怀里的南意棠的睡脸看着。
“你怎么一直看着我?”
南意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秦北穆说道,“你醒了?”
“恩,还这么累吗?”秦北穆搂着南意棠,给她揉了揉腰。
“都怪你,昨晚上让你停下来,你都不肯,我觉得我起不来了。”
“我给你揉揉腰,今天也不着急起来。爸妈知道我们在做正式,不会怪我们的。”
“正事?什么正事?”
“生小娃娃啊,这难道不是正事吗?”秦北穆一本正经的说道,颇有些理所当然的意思。
南意棠红了脸,手握拳打在了秦北穆的胸口,”你快打住吧,别到你爸妈面前瞎说。“
“棠棠。”
秦北穆轻声的呼唤着她的名字,俯下身子,轻轻的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而又带着些许沙哑的性感,亲吻让南意棠的身子一颤,从脊背到脚趾都仿佛发麻了一般。
“大白天的,不要这样子,我可不想今天一天就在床上起不来了。”南意棠将秦北穆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