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線上看-341,野地情人謀殺案:第十八章 奇死(3閲讀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芮蕲道:“我想要你一个解释。”
剑鬼蛊师
顾云菲把记录本递给他,说道:“写上你的联系方式。至于解释,时机成熟自然会告诉你,有些疑点,我们警察还得弄清楚。”
芮蕲写好自己的联系方式,把记录本递回给顾云菲,她说了声谢谢,就急匆匆地朝山外走去了。
芮蕲看警察有什么情况不愿意告诉他这个外人,想起了他的邻居罗菲热爱侦探,还帮警察破了离奇的清潭公寓的案子,或许去找他,他能帮他弄清——林静笃究竟是怎么死了的。他不相信林静笃就是中了狙==击==枪的子弹那么简单。
芮蕲一时有了动力,奔出山林,他先是在林静笃公寓前伫立了一会儿,后悔先前没有一起跟她去山林运动,有他陪着,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惨剧了。当然也说不定,他无故阴差阳错也被人杀掉了,想想这样的结局,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他跳上停在路边的车,紧张地朝家的方向开着,额头冒的汗,直往下滴。
一路堵车,走走停停到傍晚才到自家别墅附近。他直接开到罗菲别墅围墙大门前,他心力交瘁,手脚好似不听使唤了,脑子一片空白,不小心把车开到大门对面的土坡上去了,压坏了园艺工人精心栽种的杜鹃树和草坪,他管不了那么多了,车门都每没有关,双腿似灌了铅,艰难地走到罗菲别墅门前。他欲要按门铃时,发现心跳的厉害,于是靠门边的墙坐着,等自己镇定一些了,再按门铃找罗菲,他要当面跟他好好谈谈,保持清晰的头脑跟他谈,那样有助于他的判断。
美少女的宠物 黑孔雀
他刚刚坐下,罗菲哼着歌儿出来了。
罗菲看他的邻居这样憔悴无助,还有那胡乱停的车,想必遇上什么麻烦事了,或者病了,赶忙追问遇上什么事了。
芮蕲振作精神,详细讲述了他在山林看到三具尸体的全部过程,以及警察含糊的的侦探结果,当罗菲听说顾云菲去了现场后,整个人跳了起来,埋怨道:“顾云菲,太不够意思了,这么离奇的案子,都不叫上我!”
芮蕲道:“我信不过警察,你帮帮我,查出林静笃究竟是怎么死了的?我总感觉不是狙击手枪杀她那么简单。”
罗菲道:“听你描述的情况,肯定凶杀现场有第四个人在场。”
芮蕲道:“清潭公寓那么离奇的案子你都能破,这个奇特的案子只能靠你了。”
罗菲兴奋道:“眼下我正愁闲得慌,没有奇怪的案子可破。”
罗菲立马表情严肃起来,他的兴奋好像伤害到芮蕲了,从他微微翘起的嘴角看得出,因为死者之一是他爱慕的女孩。
罗菲道:“我们现在就去现场看看,那里会有实实在在的答案。”
芮蕲道:“你扶我起来,我现在就带你去。”
罗菲道:“不,我得先去见第一个清理凶杀现场的警察顾云菲,看看她有什么高见,我们再去凶案现场,凶手留给现场的东西,不会短时间消失不见的。”
芮蕲道:“我感觉整个人都空了,我什么都听你的。”
罗菲道:“那我问你什么,你得打起精神来认真回答我。”
芮蕲道:“这个当然。我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你的。”
罗菲道:“你着重告诉我,那个外国人虽然也死了,但他身上没有伤,却胸前有血,你好好回忆一下,血是怎么弄到胸前的?是摩擦上去的,还是滴打上去的?或者是别的什么情形。”
芮蕲道:“等我先冷静一下,我跟你说。你开我的车,我们现在就出发。”
第二十章 凶手
顾云菲坐在茶楼的包间里,不时焦急地看手表,罗菲说好7点半钟到的,却还不见他影子,都迟到半个小时了。她准备起身出去看看他时,罗菲和芮蕲进来了。
罗菲见到顾云菲就劈头盖脸地责怪她一顿,这么离奇的案子,都不叫上他。
道行
顾云菲道:“清潭公寓的案子你那么拼命,遇上危险,差点把自己命搭进去,我说了,谋杀案中的凶手都很危险的,我不想你再次遭遇这样的危险。”
罗菲道:“你太不尽人情了!”
顾云菲道:“因为清潭公寓的案子,我和局长林江得到了升迁和嘉奖,我拿出一个月的工资已经设宴感谢你了!我够意思了。”
罗菲固执道:“吃饭,我不稀罕,我又不是吃不起饭的乞丐,我就想参与到刺激的案情中。”
顾云菲想想他确实在探案中有自己独到的见解,顿了顿,说道:“也行……你要向我保证,探案遇上危险时,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不可以像上次一样单独行动,害得我担心的快疯掉。”
罗菲看她答应有奇案就告诉他,连连答应她的要求,然后坐到茶桌靠墙那方,芮蕲紧挨他坐着。
罗菲迫不及待地问:“说说凶案现场的情况,以及你们警察得出什么结论了?”
顾云菲得意道:“这个案子其实很简单,狙击手吴藻在距离林静笃200码处开枪打死了她,估计他刚开完枪,那个外国小伙子巴蒂斯特出现在他身后,用重物砸碎了他的脑袋,胸前溅满了血,可以证明是他砸死了,正当他走向林静笃时,应该是突然发病死了。”
罗菲听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半晌没有停下来,顾云菲和芮蕲疑惑的面面相觑。
顾云菲知道,肯定是罗菲觉得她说的很幼稚,才笑成那样,不高兴道:“难道我讲的是一个笑话吗?瞧你笑成那样!”
罗菲笑得简直不能停下来,“简直比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还好笑!”
顾云菲使劲盯着他,看他笑到什么时候。
罗菲突然停止大笑,严肃道:“你们警察面对案子时,一向脑子这么简单吗?”
顾云菲道:“这么简单的案子,叫一个小学生去看了,也会明白是我说的那样。”
罗菲道:“你们警察确定当时没有第四个人在场,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