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笔趣-第四百八十九章 深淵巨口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大火焚烧,再被雨水浇淋过后的巨树漆黑一片,散发着灰黑色的焦烟。
这里已经没有哪怕一只虫子了,全都逃走了。
秦三月四人就站在一块勉强算干净的巨大石板上。
秦三月向居心介绍:
“这位叫井不停,你应该听过。”
居心听着这个名字,立马就想起那首《长气三千里》。她点头,伸出手:
妖娆娘子你别跑
“久仰大名。”
井不停温声笑了笑:
“名号不大,说来惭愧。”
他轻轻握了握居心的手。
秦三月对着庾合,继续道:
“这位叫庾合,是大玄王朝的皇子。”
井不停打岔笑道:
“恐怕马上就是太子了。”
庾合一笑:
“你说是就是啊。”他微微弯腰对居心说:“姑娘,这小子尽会鼓捣瞎话,不要听他乱说。”
居心笑道:
“庾合公子也是个有趣的人。”
秦三月看了看居心,对着他们二人说:
“她叫居心,是我的异姓姐妹。”
居心丝毫不惧生,大大方方地笑着说:
“比姐妹还亲呢!”
井不停说:
“看得出来。”
庾合问:
“只有你们二人同行吗?”
秦三月点头。
“叶先生呢,还有胡兰小姑娘。”
井不停微顿,拍了拍庾合的手臂,眼神示意他不要问太多。之前在神秀湖,庾合离开得早,并不知道胡兰提着灯去找曲红绡去了。
秦三月察觉到井不停用意,心里不免觉得有些温暖。虽然跟井不停相处不太长久,但他给她的感觉很好,觉得是一个值得相处的人。她笑着说:
“先生在武道碑,不过没跟我一起。至于胡兰,她也在武道碑。不过嘛,可能跟以前的她不一样了。”
庾合好奇问:
“怎么个不一样?”
“到时候见着了,我再说吧。”
庾合点头,也就没有多问。
秦三月清了清嗓子,看了看四周狼藉的样子,眉头微蹙着问:
“你们知道这森林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井不停问:
“为什么所有的东西都放大了对吧?”
“嗯。”
“刚进来时,我跟庾合也很好奇。起初我们以为是认知感官被干扰了,或者误入迷阵,着了什么道。但随着了解,发现并不是这些可能。”
井不停说:
“我通过对这环形森林的分布和周围环境契合程度的分析发现,这森林是真真实实的,没有虚假。后来我尝试着把一只虫子带离这片森林,刚离开覆盖范围,那只虫子立马就变小了。”
秦三月皱起眉:
“所以,这种情况只存在与这片环形凹地里?”
“嗯。”
庾合接上话:
“我以前在皇宫里看到过一本书,上面记载过一样道法,我也说不清是不是道法,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书上也比较模糊。意思大概是说,这种道法能够改变一样事物的规则枷锁。一只最普通游明蝴蝶最大也就长到我的手掌那么大,这是它的生命规则所限定了的。如果改变它的生命规则,便能做到突破限制,变得更大。”
“规则枷锁?”
庾合摇摇头: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触及规则的神通,大道都不是我们目前能够接触的。不过,我大概知道,任何一个属于这座天下的生命,都会有规则枷锁。说起来,我辈修仙人士,不断攀登,也就是为了打破这些枷锁。”
井不停说:
“我也听说过。不过别说我们了,圣人,乃至大圣人也未必能打破一道枷锁。”
秦三月疑惑道:
“枷锁是谁弄的呢?”
庾合哈哈大笑两声:
“那恐怕得是昊天了。”
“昊天?”
“道家提出的一个概念而已,指代创世存在,不必在意。这种东西到底有没有都另说。”
居心眼中满是求知欲,笑着说:
“感觉听你们说话,我能学到好多哦。”
井不停笑道:
“每个人都可能是学生,也可能是老师。”
庾合扭了扭脖子:
“是不是有些扯远了。说点正事吧。”他看向秦三月问:“那些猴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伤害你们?按理来说,这森林里的生灵应该对我们并不在意才对。”
秦三月摇头说:
“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直到遇到那猕猴群。我本以为它们只是对我们很好奇,想抓去玩玩。但据我观察,应该是猕猴群的领袖发出的命令。至于为什么针对我,我也没想清楚。”
庾合问:
“领袖?就是我之前踹的那只吧。”
“对。”
“那东西背还格外硬呢。说来好像它的确跟其他猴子不一样,体型小了很多不说,毛发也是紫色泛金的。”
井不停说:
“正常来说,一只猕猴,即便是猴王,也只是普通猴子而已。之前都那般情况,也要冒着危险来抓你,目的十分明确,而且庾合踢了它一脚后,逃得非常果断,头都没回。这显然是有智慧的。”
秦三月补充道:
“而且猴王之前指挥猴群发起进攻,使用的战术也非常厉害,直击要害。我差点还着道了。”
庾合问:
“猕猴这东西会有这样的智慧吗?”
井不停说:
“如果是野兽的话,不会。妖兽的话,就说不好了。”
庾合一脸不信:
“这座森林里会有妖兽?”
井不停看了庾合一眼说:
“我们初来此地,不要说得那么绝对。”
秦三月点头:
“也是。毕竟这里是武道碑,可说不好。”
井不停微微眯眼,忽然问:
“你们说,那只猕猴王身上会不会隐藏着道机?”
庾合眼中冒出精光:
“反常必妖!”
他们对视一眼,达成某种默契。
秦三月问:
“你们该不会是想去找那只猕猴王吧?”
庾合一拍手:
“正是!都来武道碑了,不好好长长见识怎么行。”
“不先想办法离开这座森林,去登最中间那座山吗?”
庾合哈哈一笑:
“秦姑娘,这可完全不用着急的。道机这东西不是谁先到先得的,讲究一个缘分。而且,现在大部队还在后面很远呢,等他们赶到这环形森林,我们早就把想做的做完了。”
秦三月看向居心,问:
“你想一起去吗?”
居心笑道:
“三月你想的吧。你要去我就去呗。”
“那行吧。”
庾合拍手称道:
“果然是好姐妹。”
井不停莞尔一笑。
他用余光看着居心。居心身上的气息给他一种很飘渺的感觉。这大概率意味着她已经感悟到道机了。能够这么快就感悟到道机,实属了不得。而且居心的气息不只是一种飘渺的感觉,还有一种他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来的感觉。他知道自己或许曾经感受过,只不过哪种感觉太过微弱,以至于无法在脑海中形成具体的表现来。
总而言之,这个身上没有一点灵气涌动的姑娘绝非寻常之人。
他想着也是,能够跟秦三月相处这么好,且有资格进入武道碑,也一定不会是平庸之人。
庾合拍了井不停一巴掌:
“井不停,找猴儿!”
井不停吃痛,怒瞪他一眼:
“你堂堂一王朝皇子,怎生得这般粗鲁?”
“大丈夫不拘小节嘛。”
“那能不能请你下手轻点?你一身蛮力很容易把人拍出问题的!”
“抱歉抱歉!”
井不停懒得去计较,伸出双手,倒画阴阳。罗盘状的光影在众人面前浮现。
“这里还残存着那只猴子的气息。”
他说:
“通过这星野罗盘能够寻迹。”
说完,他眼中涌出星光一样的色彩。顿时周遭所有猕猴王的气息化作灰雾,汇聚在一起,扑进星野罗盘之中。
随后,罗盘爆开,一座星空刹那浮现又消失。
井不停愣住:
“怎么会……”
秦三月连忙问:
“怎么了?”
“那猕猴王好像就在我们脚下……”
他话语刚落,底下传来颤动。
秦三月后脊骨发凉,莫大的危机感逼来。
她几乎是出于本能,瞬间召唤出上千只精怪,将四人团住。
随后,不到半个呼吸的时间,他们脚下的大地猛地向上突起。一张巨大的嘴突破大地,连同周围的一切事物一起,将他们吞噬掉。
粗壮的尖牙如同宫殿的顶梁柱,歪歪曲曲的排布在上下颌。扑鼻的恶臭热气包裹住他们,将他们往一个血红色的窟窿里面卷。
都看得出来,那个挂着巨大肉球的血窟窿就是嗓子眼。
“我们现在在嘴巴里!”
“小心,这东西要咀嚼了!”
两排尖牙开始碰撞摩擦,厚重的舌头不断将他们送向尖牙。
庾合发狠,双手猛地插进上颌肉壁。鲜血喷涌而出。对他们而言是涌泉,但比之这张最大的嘴并不值一提。所以,舌头和尖牙没有停止。
秦三月将居心保护得十分牢靠。她们贴在一排牙的缝隙之中。
她迅速感知气息,做出推演,立马她得出结论说:
“这里就是那只猕猴王的嘴巴!”
井不停身体紧贴在压根处,尖牙也无法碰到他。
“可那只猴子有这么大吗!”
“不知道,猴子是那只猴子,但体型变大了很多!”
庾合大声问:
“它是怎么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跑到我们脚下的!”
井不停回答:
“不知道!”
居心问出关键问题:
“现在怎么办?”
人鱼帝妃 佐希沫
井不停说:
“庾合,你不是一身蛮力吗?撬开它的嘴!”
猕猴王似乎还在剧烈运动。他们感觉动作幅度十分大,或许正在一根根藤蔓上荡来荡去。
“好!”
庾合大声应了一下,随后翻身过,猛地在上颌肉壁一蹬,浑身绽放金光。金光迅速汇聚到右拳,他使劲儿一拳砸在最长的那根尖牙上。
但尖牙硬得不像话,甚至没有丝毫痕迹出现。
反倒是庾合受到了强力反弹,指骨裂了一大半。好在他体魄了得,很快恢复了。
他惊声道:
“好硬!完全打不动!井不停你试试神通!”
井不停心里一咯噔。他见庾合那么重一拳居然都无法伤到这牙分毫。他沉沉吐出一口气,嘴中细碎念叨:
“方守正格,岐人天道。”
他身周涌现出一个又一个星宿天象来。每一个星宿天象皆涌出一道攻击,集中一点击打猕猴王的上门牙。
众人皆能感知到这神通的威力,绝对是不容小觑的,但偏偏无法造成一点伤害。
庾合见此,怒喝:
“总不该被这泼猴当了食物,几日之后化作粪便吧!”
他双手紧握,振声一喝。
顿时,他身后涌出一具金色人形法相了。
井不停震惊道:
“法相!你居然已经领悟出了法相!”
庾合没有回复他,再喝了一声。
法相开始变大,双手撑着上颌,双脚踩着巨舍。
逐渐发力。
庾合脸涨得通红。看得出来,他想用法相撑开猕猴王的嘴巴。但似乎猕猴王的嘴咬力大到了极致,死死抵住法相,不让它撑开半分来。
果然,庾合最后力竭,法相直接消失。
秦三月说:
“或许我们可以试一下用锋利的刀刃割开这张嘴。”
井不停听此,立马取出几柄宝剑来:
“这些都是很好得宝剑。”
说着,他操控宝剑四处割砍。一道又一道伤口出现在嘴中,鲜血如泉涌。
的确是能割开,但刚割开一小会儿,伤口立马又恢复了。
显而易见,这猕猴王还有着惊人的恢复能力。
似乎也感受到了嘴里的异常,始终无法把四人嚼烂吞下,猕猴王感觉很难受,既然嚼不到,它索性不嚼了。但它很聪明,没有说张嘴用棍子或者手指掏一掏,始终把嘴紧闭。
庾合说:
“我们奈何不了这泼猴,这泼猴也奈何不了我们。”
井不停说:
“总要想个办法出去啊。而且这猴子的口水会腐蚀我们的灵气和精气的。等灵气和精气腐蚀完了,我们也就完蛋了。”
秦三月尝试着召唤出精怪来,但都奈何不了这张嘴。
她唤出一只光精怪,照亮口腔,看向猕猴王的嗓子眼。那犹如深渊一般,散发着恶臭。
她说:
“目前看来,待在这里是最好的,真被吞下去,估计更难逃离。”
井不停有些无奈:
“实在不行,只好求救了。”
庾合闷声说:
“真想不通,我们都对付不了这猴子的话,这重小世界里,还有谁能对付?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在这里啊!上一回我来武道碑,也没见有这东西。”
秦三月问:
“你之前来过武道碑啊?”
“嗯。虽然只排了二十多名,但也是来过的。”
只……
居心嘴角抽抽。能在全天下所有天才里排二十多名,已经很厉害了好吧!居然说“只”……
庾合说: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那个时候不仅没有这猴,也没有这环形森林。应该是新形成的。就是不知道是人为,还是小世界自发演化的。”
“小世界遵循天下规则,应该不会自发演化出这种森林来才对。”
“那就是人为的呗。”
秦三月想了想问:
“有不有可能是为了考验我们这些后辈专门创造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
井不停话还没说完,就被猕猴王张嘴的动作打断了。
他们正想逃出去,忽然见到一条河涌了进来!
不对,不是河,是猕猴王喝了口水!
顿时,整个口腔被水填满。
接着——
咕噜咕噜的声音从嗓子眼里冒出来。
涌动的水直接冲刷着口腔每一处。
猕猴王,它在簌口……
庾合大吼一声,使劲儿抓住肉壁:
“要命啊!抓紧了各位!这狗东西不讲武德!”
一口水冲不掉沾在嘴里的几人,就多来几口。
最后,在第十八口水的帮助下,猕猴王使劲儿一咕咚,将四人活生生吞进肚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