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海里全是水-第842章 版權公司閲讀

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小說推薦重生之重新活一次重生之重新活一次
英才中学开设有计算机课程,小学部则是有计算机兴趣小组,二小是计算机兴趣小组的成员。
孙大海估计,可能是胡诚到了布市和涂尔察他们闲聊时,无意中透露了这个信息,所以人家才会送上这样一份特别有心的礼物。
陪着他们几个玩了两个小时的游戏,二小才意犹未尽地被孙大海带回房间睡觉了。刚才不光是二小在玩,高屹和高智慧也玩了半天,只有孙大海没有上手和他们抢位置。
孙大海一直在琢磨事情。之前没有想到也就罢了,既然现在看到这款游戏,孙大海不禁动起心思,准备要打它的主意。
等胡诚回来之后,孙大海便向他询问《俄罗斯方块》的事情。
不出孙大海所料,几天前胡诚在安德烈的办公室,看到他在玩这游戏,于是顺口说起了二小学计算机的事情。
安德烈便让工作人员用软盘复制了这个游戏,当成礼物送给二小。
这款游戏在俄国能接触到计算机的人群中比较流行,亚历山大家族在俄国科学院的势力不小,挺早就拿到这个游戏。就连不会使用计算机的安德烈,都把这款游戏当成了工作之余的最佳消遣。
在孙大海的记忆中,这款游戏的版权,被开发者帕基特诺夫送给了俄国外国贸易协会,成了国有资产。
而这款游戏的代理权有些凌乱,大了无数官司,后来被倭国的游戏公司任天堂得到。任天堂好像花了二、三百万美元,就将俄罗斯方块的独家代理权从俄国外国贸易协会手中买下来了。。
如今既然孙大海想要插手,肯定不会有倭国企业什么事情了。
现在任天堂正忙着与FC的合作伙伴们打官司,要等几个月官司胜利后,才缓出手来处理俄罗斯方块的代理权问题。
孙大海让胡诚请来了涂尔察,几个人连夜商量,草订了一个计划。
鉴于亚历山大家族在俄国的关系,孙大海决定和他们合作成立一家版权公司。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版权公司的投资方为美利坚的蓝海国际40%,亚历山大家族控制的白手套公司25%,俄国科学院计算机中心(包含帕基特诺夫个人部分)20%,刘阳的信远电子设备公司15%。
版权公司总股本二百万美元,刘阳将担任公司的经理,负责管理与版权销售工作。
俄国科学院计算机中心将以一百万美元的价格,将《俄罗斯方块》及其衍生作品的全平台独家代理权转让给版权公司,期限为50年,计算机中心并将获得版权公司20%的股份。
十年一梦,如若往生 廖冬阳
由于俄国目前的社会制度,版权孙大海是不会动的,不然以后太麻烦,所以版权还是留在俄国吧。
他要的只是能挣钱的独家代理权。全平台授权是必须,后人应该懂得,《俄罗斯方块》这款游戏,可不受硬件条件制约。
至于付出的这20%股份,计算机中心与帕基特诺夫个人之间如何分配,孙大海就不去管了。
这份草拟的计划还需经亚历山大家族以及刘阳的认可,才会正式签署。不过那两方面应该不成问题,只是走程序而已。
孙大海看到《俄罗斯方块》后第一反应,就是刘阳和他的信远电子设备公司。
卡拉OK录像机和倒带机并不是长久之计,刘阳已经下决心准备转产。他现在正忙着在国内考察,准备来大陆建厂,可到底选择何种产品,还在考虑中,没有确定下来。
上次他们在香江见面时,刘阳还在为这个事情头疼,孙大海也就把它记在了心上。现在发现机会,自然要为刘阳争取。
反正他开的是电子厂,以前能做录像机,现在转产游戏机,从技术和管理上讲,几乎没有任何问题。
孙大海认为,如果得到俄罗斯方块的版权,信远电子设备公司完全就可以借机进入到游戏机的生产领域。
刘阳可以从代工开始,慢慢建立起自己的电子产品研发团队,为今后生产自己的产品做准备,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几个人只是粗略地谈了谈,时间已经过了零点,大家赶紧互道晚安,各自回去休息。
涂尔察回到房间后并没有睡觉,而是给自己的老板安德烈打电话,汇报今天的情况。
安德烈就是只夜猫子。年轻时他整晚在夜店厮混。从政之后他不得不有所收敛,既然不太方便夜里去外面浪了,便改成在家中搞搞小派对,打打牌,喝喝酒,总之不到后半夜,是不会上床睡觉的。
今天涂尔察来度假山庄参加开业仪式,安德烈也非常重视,肯定会在家等涂尔察的消息。
架设未来系是亚历山大家族商业上的重要合作伙伴,彼此间的商业合作主要走两条线。
大头是在欧洲那边,由二代的领军人物伊万亲自负责,大概占了双方全部合作业务中的八成以上。
另外一条线就是安德烈这边的远东线了。目前年度总交易额虽然不算多,但却逐年稳定的上升,发展趋势十分喜人。
这样的交易额对于亚历山大家族虽然不是很多,但为安德烈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不仅使他在布市官场站稳脚跟,增加了话语权,而且还极大地提升了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正因为如此,所以安德烈今晚没有组织什么活动。他下班后早早就回到家中,和家人一起吃了晚餐,还陪着孩子一起看了一部电影录像,等孩子们都睡觉了,他才走进了自己的书房。
他一边胡乱看着报纸,一边想象着涂尔察与那个神奇的华夏男孩会面时的情景。
此时的他,就连最爱的伏特加都没有喝,只是为自己倒了一大杯寡淡无味的红酒(安德烈的评价),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等待着涂尔察的电话。
“铃~!”电话终于响了起来。
安德烈迅速放下手中的高脚杯,抓起了话筒。
“喂!”
“喂,老板!是我,涂尔察。”
从安德烈在布市的官邸到大青山度假山庄的直线距离,不会超过二百公里。可不知道电话信号是怎么绕来绕去的,话筒里双方的声音不仅有些失真,还断断续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