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討論-第七十章 或然率爲零啊!鑒賞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金色的电梯,在咔啦咔啦的一阵响动后,开始缓缓上升。
傲罗办公室主任斯克林杰,掏出手绢,擦了擦金丝边眼镜,又重新架在鼻梁上。
他那双锐利的眼睛,透过电梯反光的铁门,打量着自己:
衣服打理得一丝不苟,茶褐色的头发和浓密的眉毛里,夹杂着缕缕灰色。
很好,很有精神!
这不止是斯克林杰自己的评价,他的那些傲罗部下们,私下里也都这样评价自己的老大:
精力旺盛地好像头老狮子!
即便年龄很大了,但加班起来,比年轻人都生猛,有时候熬一宿,第二天还跟没事人似的。
好家伙……隔壁生产队的驴,都不敢这样拼命,也得休息不是!
但这就是斯克林杰:一个作风强硬、精力旺盛、独断专行的傲罗办公室主任。
电梯微微摇晃着往上走,很快一个冰冷的女声宣布道:
黑色迷情,总裁的勾心诱妻 紫莲清颜
“第二层,魔法法律执行司,包含禁止滥用魔法司、傲罗指挥部和威森加摩管理机构。”
铁栅栏打开,斯克林杰一步踏出,他尽管有点瘸腿,但走起路来,却有一种莫名的虎虎生风。
还差三分钟,就到六点了!
斯克林杰瞥了眼墙壁的钟。
每天早上,他都是准时六点,打开办公室的门,倒上一杯Dry Martine,开始忙碌的工作。
和咖啡因不同,酒精更能让他支愣起来。
不过,今天有些特殊。
八点时分,他有一个审判……审判大名鼎鼎的女巫赫敏·格兰杰。
用福吉的话来说:
袭击了自己的大秘,攻击三个傲罗……罪无可恕!
说起来,他还见过这个小女巫呢。
四年前的夏天,有个黑袍巫师袭击了古灵阁……威廉抵抗了黑袍,受伤后住院,自己前去探望。
当时,格兰杰就在病房照顾威廉,斯克林杰也就和她有过那一面之缘。
一想到这儿,他也是唏嘘不已。当年不起眼的小女巫,现在都已经成长到这一步。
名气大得出乎意料不说,做过得事,也是格外夸张!
斯克林杰更没想到的是:
他以为威廉那小子,实力强,又这么跳。
少年得志的情况下,缺乏引导,很可能会走上犯罪的道路。
就是变成第三代黑魔王,也不是多么令人吃惊。
谁曾想,格兰杰看起很老实的女孩,居然比他更早接受了魔法部的重拳出击!
这可真是……往事如烟,世事难料啊!
好吧,斯克林杰还是坚信,威廉这小子,早晚被学校开除。
不过嘛,他还是很期待今天的审判,尤其是威廉本人作为辩护人。
看来需要往Dry Martine里加些咖啡豆了,今天早上不但需要酒精的振奋,还需要额外的咖啡因的补充。
斯克林杰想:
这将会是有趣的审判。
毕竟史塔克是个难缠的对手。
转过一个拐角,斯克林杰穿过两扇沉重的栎木大门。
他进入一片凌乱嘈杂,被分成许多小隔间的开放区域。
最近的一个小隔间上,歪歪斜斜地挂着一个牌子:
傲罗指挥部。
我的地盘,他心想。
斯克林杰来得很早,白日总是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指挥部,此时还一个人都没有,安静的不真实。
沿着走廊前行,斯克林杰注意到,部下的小隔间的墙上,贴满了东西:
从被通缉的巫师的头像,到他们家人的照片,再到他们喜欢的魁地奇球队的海报,还有从《预言家日报》上剪下来的文章。
当然,大多文章都是关于威廉与赫敏的头条。
尤其是那些女傲罗们的座位,更是贴满威廉的照片。
唉,现在的女傲罗啊。
难道就不懂得:男人,只会影响自己拔杖的速度……这个质朴的真理吗?
说实话,斯克林杰也对那些或真或假的消息感兴趣。
不只是维也纳的事情,还有瑞士的少女峰。
可惜自己只是傲罗主任,在国外没有什么眼线。
多次写信给威廉……这小子也只会和他含糊,嘴里掏不出一句实话。
整个人滑不溜秋,好像个变形蜥蜴!
今天审判的时候,自己可要好好难为他。
就在斯克林杰思考着,如何利用这个好机会,多挖点情报时,他瞳孔猛地一缩,脚步停在了原地。
他在唐克斯的小隔间里,看见了唐克斯。
一个星期能迟到五次的唐克斯,今天居然不迟到了,还第一个到部里?
太假了吧!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旁边的那两人:
威廉与格兰杰。
“老狮子来了。”唐克斯小声说着,同时用脚踢了威廉小腿一下。
她明明在低头看文件,眼睛却熟练地向上偷瞥,不动声色地提前观察到了主任。
傲罗都是这种强悍的侦查能力吗?
好吧……唐克斯这只是日常摸鱼的时候,锻炼出来的技能罢了。
她能在一秒钟内,锁定领导的位置,还不被发现。
威廉站起身微笑道:“斯克林杰先生,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斯克林杰突然板起脸,吓唬道:“唐克斯,随便无关人员来傲罗工作区。
这里都高度机密的资料,万一被窃取了怎么办?
你这个月的傲罗奖金没了!”
唐克斯瘪起嘴,一脸哀怨地望着威廉。
威廉笑道:“可不是无关人员,这位格兰杰小姐,是袭击案的涉案人员。
而我是辩护人员。
唐克斯担心我们俩会畏罪潜逃,就先一步控制起来,带到了魔法部。
她不但不能扣奖金,还得多给一些奖励呢。”
唐克斯快速点头,似乎威廉说得都是真的。
斯克林杰冷哼一声,阴阳怪气道:“那这次就算了,看在大名鼎鼎的史塔克的面子上……”
说着,他就离开了,走了两步,扭头看见威廉还站在原地,就咳嗽了一声。
威廉耸耸肩,只好跟了过去。
斯克林杰立即将话堵死道:
“虽然是我主持格兰杰的审判,但你要想替你那小女朋友求情,就别说了。”
威廉哑然失笑:
“谁是为了那件事来的……只是某人曾经说过,傲罗的大门,永远为我开着。
不知道还算不算数?”
斯克林杰打开办公室的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四年前的那次探望,他去看望威廉的同时,还调拨了威廉与邓布利多的关系,反正话里话外,都是拉拢。
拉拢了两年,大概从威尼斯事件后,斯克林杰就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你可以去拉拢一个比你弱的人,却不可能拉拢一个比你强太多的人当部下。
无论是声望,还是实力!
就像斯克林杰,他不可能让邓布利多,来他麾下当傲罗……这现实吗?
不过斯克林杰还是说道:
“你要想来,现在就退学,我给你个傲罗副主任当当。”
“那还是算了吧。”威廉摇摇头。
“怎么,你想当我的位置?”斯克林杰瞪大眼睛。“那可不行,在我手底下干五年,倒是可以考虑!”
威廉忍不住笑出声。
斯克林杰恼火道:“有什么好笑的。”
“只是想起了有趣的事情。”威廉轻声道:
“有个巫师,让我去他手底下助理,保准我三年当秘书,五年成为最年轻的魔法部部长呢。
在你手下干五年,连傲罗主任都只是可以考虑。
或然率太低了。”
“……”
……
……
(月初跪求月票各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