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紅樓春討論-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推薦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金陵城,王府。
丁 默
王家大门中开,一架马车自门内驶出,又有数十绣衣卫亲随相伴。
贾蔷头戴金冠,身披大氅,内着斗牛服。
骑在照夜玉狮子身上,面色淡漠,与王家人微微颔首后,拨转马身离去。
数十绣衣卫持绣春刀相随,再加上铁牛恍若罗刹般的身形面容,愈发让在富贵乡里醉生梦死多年的王家感到沉重。
目送很远之后,才关了大门。
……
宁国府,后院上房。
金陵这边因为没来得及安暖气,所以屋子里摆着的是熏笼。
黛玉、探春、惜春、湘云、宝琴等姑娘围着熏笼而坐,说着古书里对金陵这座古都的记载见闻和诗词。
黛玉双腿并齐,一双绣花鞋踩在熏笼边上,星眸灵秀,不时浅笑。
探春飒然,只一脚踩在熏笼上,嘴角总是带着爽利的笑声。
湘云倚在椅背上,两只小脚丫叠放在熏笼边,美滋滋。
惜春还小,坐在那双脚在椅子边荡起……
宝琴则是标致的美人侧坐,眉眼间亦都是笑意。
探春感慨笑道:“这回出来可算是涨了见识,见了许多世面了。”
湘云连连点头,嘿嘿笑道:“就差秦淮河咯!可惜,爱姐姐和宝姐姐没跟着来,少见识了多少……”
黛玉笑道:“人各有志,过日子,自然怎么顺心怎么来才好,何苦强求?”
湘云撇嘴道:“这话倒像是蔷哥哥说的。”
黛玉冷笑道:“凭甚么像他说的?合该他像我说的!”
宝琴忽地“噗嗤”一笑,黛玉侧眸觑视问道:“你笑甚么?”
宝琴抿嘴笑道:“我忽然想起蔷哥哥先前说的话……这位姑娘真是好拳法!”语气也模仿的贾蔷。
黛玉蹙眉,她居然不知道这种说法的典故,嗯?
探春等也忙着追问,宝琴笑嘻嘻的说了贾蔷关于“女拳师”的定义后,登时引起一阵哄笑声。
黛玉气的满面通红,起身去追打宝琴。
宝琴大笑跑开,正跑到门口准备出去,不想迎面进来一人,登时撞进怀里去。
贾蔷看着躲进他怀里支架着黛玉来撕扯也不求饶的宝琴,又好气又好笑。
其他女孩子们见黛玉快气坏了,也要笑疯了。
贾蔷将宝琴提溜到一旁,对黛玉笑道:“她还是个孩子……”
黛玉“呸”的啐道:“孩子才该管教……”
不过也没多说甚么,因为看到凤姐儿面色阴沉的从后面进来。
黛玉奇道:“你怎么回来了?”
凤姐儿今日归家省亲,原该住王家才是,怎这幅面色回来了?
不想她不问还好,这一问,凤姐儿眼中登时滚下泪来,唬了众人一跳。
探春、湘云等纷纷站了起来,望向这边。
凤姐儿原是人来疯的性子,这会儿也是别人越关注,她哭的反倒越凶。
黛玉问贾蔷道:“怎么呢?”
贾蔷笑道:“她怪我在王家不给面子……”
凤姐儿同黛玉告状:“再怎么说也是我亲戚,有我爹娘老子,蔷儿去了后,只顾端着他大侯爷大指挥使的派头,就差没让我爹娘兄弟给他磕头了!”
“嗯?”
黛玉不解的望向贾蔷。
贾蔷呵呵笑道:“你听她的,我多咱让她爹娘给我磕头了……”
凤姐儿得理不饶人道:“怎么没有?怎么没有?你打进了王家,连个笑脸都没有!”
贾蔷笑着同众人道:“王家那些人……太世故了些,谄媚的让人受不了。”
探春气笑道:“你也不想想你甚么身份?又是从京里来的老亲,人家热情些,你倒受不住?”
湘云也道:“左右看在凤姐姐的面上,也该忍一回才好。”
惜春端起亲姑姑的派头,“威严”道:“蔷哥儿可记住了,下回要仔细呢!”
众人又笑了起来,宝琴却道:“蔷哥哥必是有缘故的。”
“呀~~~”
果然引起众怒来。
贾蔷笑道:“王家果真只安排一顿家宴,我自不会如此。可他们弄了那么多官面上的文章,居然还有不少金陵城的达官贵人。最可笑的是,二婶婶她爹居然不是正主,那些人欺负他本分老实,只给了他一个陪座。”
凤姐儿气的脸都红了,道:“那你不会抬举抬举他,让他去坐主座?”
贾蔷冤枉道:“我抬举了啊!可请不动……二婶婶,你爹真是好人。高门贵族里能有这样老实本分的性子,凤毛麟角。多是自高自大,能为没几个口气和贪心比天还大的。等回京后,就让你家安在我舅舅家旁边。想来能和我舅舅处的来,多好!你理会其他人做甚么?”
黛玉笑道:“你在王家当了回大侯爷,笑脸也不给半个,人家还敢跟你回京?”
贾蔷笑道:“今儿我若是好说话,反而不大可能。我瞧出来了,二婶婶她老子也是个不爱动的,好言相劝,未必愿意进京。非得来个公事公办,调他进京,他没法子之下,就只好进京了。”
黛玉好笑的看向凤姐儿道:“瞧见了么,用心良苦呢。话说,你家老爷这样良善的性子,怎就生出了你这样的破落户?”
众人大笑,凤姐儿哭不下去了,啐道:“他还让我兄弟滚远一点!你也不管?”
黛玉面色古怪的看向贾蔷,贾蔷嘿嘿笑道:“那小子也是个混不吝,初见面带了群王八跑我跟前装长辈。没把他门牙打了都算好事了,王子腾在我跟前也是以平礼相待,他还想帮我卖点云锦……”
凤姐儿一张俏脸臊红,湘云安慰道:“二嫂子别害臊,谁家还没几个二百五混不吝的亲戚?”
众人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湘云那两个叔叔不也是奇葩?
贾家这边就更不用提了……
黛玉问贾蔷道:“那凤姐姐怎回来了?难得省一回亲,合该跟家里同住才是。”
贾蔷笑道:“王家娘们儿好人不多,逮着她就问琏二哪去了,甚么时候生孩子,京里她公公如何了……哈哈哈!”
众人无语,凤姐儿羞臊的满面通红,狠狠瞪了贾蔷一眼。
娇妻来袭:推倒首席大人 慕容小杰
还有脸笑!
贾蔷道:“我让人去准备金陵美味了,再多采买些土物特产。明日去玄武湖乘船,玄武湖上也留下了李白、李商隐、韦庄、王安石等人的诗作,可以看看湖光山色。后天请完亲戚,晚上再逛一遭秦淮,大后天一早回京,准备回家过年了!”
这日程安排的让女孩子们喜欢,探春笑嘻嘻道:“不知这次回去后,日后还能出来不能?”
小眼神疯狂暗示,惹得旁人好笑。
贾蔷呵呵笑道:“下次带不带你们,就不是我说的算了……”
此言一出,宝琴最先反应过来,扑到黛玉身上抱住娇声笑道:“蔷大奶奶,带我一个嘛!”
连凤姐儿都撑不住笑了起来,黛玉臊的满面羞红,啐道:“琴丫头,你要疯!”
却见探春、湘云也过来抱住她,笑道:“好姐姐,往后要叫姑姑了,可要带上我们呢!”
“呸!呸呸!”
……
辽东,沈州。
大雪漫天。
三尺厚的积雪,狂风呼啸。
贾家庄子内,贾琏站在窗子前,看着这名副其实的塞外苦寒之地,怔怔出神。
里面设一炕,尤二姐坐在炕边,面带浅笑的做着针线活。
看模样,是在缝婴孩的衣裳……
等收了针,看向窗子边的贾琏,柔声问道:“爷又想出去顽了?可今儿这天可不敢出去呢。”
贾琏回过头笑道:“不是这事……唉,那些球攮的,咱们都躲这来了,还不让咱们清闲。”
尤二姐笑道:“爷说先前送信,让爷回京的事?爷不是都拒绝了么,怎还犯愁?”
贾琏摇头道:“谈不上犯愁……老爷写信过来,让我回京去告贾蔷,说这次必定能弄死贾蔷。我一听就觉得不靠谱,觉着这一回八成又是贾蔷的甚么计。不然,凭他的能为,大老爷还能打发人找到我?除非家里派人来说,贾蔷死了,已经埋了,不然,我是断不会上当的。那小子的诡计太多,家里谁也弄不过他。”
尤二姐放心手里的针线活,轻声问贾琏道:“爷还是想回京么?”
贾琏叹息一声道:“前儿个庄头带人回京送年货去了,还真有些想家……不过再一想,回去后未必能得了好。蔷哥儿那边不必说,大老爷也不是善茬。罢了罢了,我还是留在这,虽冷些,可也有意趣。总要再等个三五年,不管那两个送走哪一个,咱们再回去也轻省些。再说,京里虽繁华些,这里也有这里的野趣味……”
二人正说着家常话,却见贾琏小厮兴儿急急进来,同贾琏道:“二爷不好了,东边那鞑子千户带兵打上门来了!”
贾琏闻言面色一白,尤二姐惊道:“鞑子千户……我家和他无冤无仇,他怎会打上门来?”
尤二姐也知道,在贾家庄子东边不远处,是一异族武官的庄子。
只是两家原还相处的不错,贾琏有一段时间总往他家去做客。
他又是出手大方的,所以两边互有礼物相送。
兴儿吭哧吭哧了半天,才说道:“那特木耳千户说,爷睡了他老婆,有夺妻之恨,所以非要杀了爷,也睡了爷老婆不可!”
“啊!!”
尤二姐惊呼一声,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喊打喊杀声。
尤二姐心里气苦,那个鞑子千户的老婆,看着比贾琏还壮实,他也下得去口!
贾琏一咬牙,让尤二姐先藏到里间去,又给了她一把匕首,随后拿起墙上挂着的宝剑,迎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