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左道傾天討論-第四十章 玉陽高武【第一更,新的一年求保底月票!】推薦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先从道义上着手。”校长立即决定:“我先给蒲关山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底想要怎样。同时,通知星盾局,守备军,安全局,等……”
“然后我联系一下北宫大帅军中……看看能否北宫大帅那边能够给予援手。”
校长说着,自己都叹了口气。
自己有什么资格联系到北宫大帅?此刻北方战线打得如火如荼,北方军团所有力量,都已经压上了前线。
就算能联系到,北宫大帅却又怎么会为了这点小事情而不顾战场大局?
半面仙
这个时候,从战场往下抽人手,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副校长独孤玉树站起来,淡淡道:“校长多多操心,帮忙想想办法,我和艳玲先过去看看。无论如何,我们的女儿被抓了,我们当父母的,就算是明知必死,也是要前往救援的。”
“此事,大家也不用压力太大,毕竟双方差距太大。无论如何,我们夫妻,都是领情的。”
“诸位同僚,我们这就先走一步。”
独孤玉树抱拳行礼,与妻子罗艳玲并肩而出,旋即冲上高空,向着白头山方向急疾而去。
最后的抱拳行礼,乃是江湖之礼。
我明白,我理解,我没有权力,更不忍心让大家陪着我们一家去送死。
所以,我们就此告辞。
所有人的脸上登时一阵火辣辣的。
校长用力的一拍桌子,大声道:“做不了,就不做么?走!咱们一起去看看,这白山城,到底要做什么!是条汉子的,就跟老子过去!顶多就是豁出这条命,又能怎地?”
话音未落,已经是当先离座而起,往外走去。
玉阳高武校长身后,数百教职人员,齐齐站了起来。
“走!”
人人都是热血沸腾!
“玉阳高武出了三个败类,玷污了高武名誉,那么我们玉阳高武的其他人,便要自己将这份耻辱抹平!”
“为人师者,连自家学生遇难都不肯施以援手,枉为人师!”
“特么的关键时刻不能掉了链子!”
快乐
“走走走!”
“都他么的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已经捡了这么一条命这么多年了,还不知足?白山城算个鸟毛!老子死也能溅他一城门的血!”
校长一边走,一边给各个部门打电话通报情况,带着四五百人,浩浩荡荡腾空而起,一路追了上来。
所谓打给蒲关山斥责道义云云,早就抛之脑后,现在双方立场对立之势,已经不可逆转,还打个屁的电话!
独孤玉树与罗艳玲在前面飞行,心情分外的压抑,焦虑。
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连连高声大喊。
循声转头一看,两人都是心中一暖。
“校长他们都来了!”罗艳玲心中一暖,眼泪夺眶而出。
在大家没有追上来的时候,罗艳玲心里是有些愤懑的;到了这等关头,居然没有一个人挺身而出?
但是,现在,大家都追了上来,人人都是义愤填膺,要和自己夫妻同生共死共同危难的时候,夫妻二人却突然感觉到,不能!
不能这么做啊!
何苦为了自己一家人的生死,连累的玉阳高武所有教职人员悉数赴死?!
一个不好,就是断了玉阳高武的根啊!
“都回去!”
罗艳玲大声疾呼,眼泪哗哗的往外流:“你们都来了,玉阳高武怎么办!?你们还是老师!还有学校,还有学生!”
“大家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咱们夫妇,铭感五内,永感大德,但请大家都回去吧!”
独孤玉树两眼含泪。
校长当先飞到,大笑道:“生死关头,谁还想什么学校;大家一起去,看看蒲关山究竟是长了什么样的三头六臂,居然敢做下这等人神共愤的罪大恶极之事!”
“我们是玉阳高武的老师,余莫言独孤雁儿难道就不是玉阳高武的学生?为人师长者为学生出头,岂不理所当然,若是我们今天退缩了,有何颜面再为人师?!”
“如果要战,咱们就战!死则死矣,咱们死了,玉阳高武自然有人接管,这个人世间,少了谁,学校也都会存在!”
“但这件事,咱么不能不管!”
“走,咱们一起去!”
玉阳高武全体教职工都是笑容满面,全无惧色,一路向着白头山狂冲而去。
人人心中,都是热血激荡,心潮澎湃!
罗艳玲夫妇心神格外震动:“校长,你该拦着大家的,这样子实在是太冲动,后果太大啊……”
校长笑了笑,道:“玉树,我们这样做,不是单纯为了你们俩,也不是单纯为了余莫言和雁儿……而是为了玉阳高武。”
“我们这次就算是全员战死了,但是玉阳高武之后的学生,却一定会永远记住我们。”
“我们,玉阳高武的一众师长,是为了守护跟他们一样的学生而捐躯的!”
“唯有如此,每当危难时刻,大家才会挺身而出!”
“这才是玉阳高武!”
“若是只眼白白地看着你们一家送死,我们无动于衷,那么,我们又跟王成博赵子路那几人有什么差别,不外都是明哲保身之流,还有什么面目,再站在高武的讲台上?我们要教学生什么?”
“教他们贪生怕死,明哲保身?还是教他们临危退缩,遇难就躲?”
“如果我们不去,玉阳高武再不会有钢铁骨头!而我们去了,虽然我们不能再亲身跟学生说教什么,仍旧能以身教的方式上课。我们这次所有人都去,正是给学生上的,最好的最鲜活的一节课!”
“以后千年万年,只要玉阳高武还存在,只要还有学生进入玉阳高武,那么这一节课,就永不褪色!”
“这也是我作为校长,最大的骄傲所寄!以后的玉阳高武,将会成为所有玉阳高武学生的骄傲!而走到江湖上,职位上,军队里,别人听说这是玉阳高武的学生,也会因为我们今天的作为,而对我们的学生们,高看一眼。”
校长微笑道:“若是舍此一条命,便能培育世世代代的天才,能在整个大陆竖起玉阳高武的标杆,值!很值!”
这位校长两鬓风霜,一边飞行,苍老的面容却在绽放着湛湛光辉。
“校长,我明白了!”
独孤玉树与罗艳玲同时行礼:“多谢校长!愚夫妇代小女,代余莫言,谢过校长高义,谢过玉阳高武所有师者之高义”
校长哈哈大笑。
便在这时,有人在后面叫喊:“等等我们!”
众人再度回头看去,只见那三位原本留守在玉阳高武的老师,正自一路风驰电掣而来。
只是他们的身上,流溢着说不出的逸兴飞扬,说不出的洒脱肆意。
刚才全校都动了,唯有这三人商量一下后却没有动;此刻却是一身杀气,满身血红的追了上来。
“你们……怎么来了?”校长皱起眉头。
“我们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来,就是去屠戮王成搏等人的家眷了。”
三个老师大笑道:“我们不是不想来,而是感觉……若是我们此去全员战死了,还是小事,可让罪人的家属就这么逍遥法外,只怕要死而尤恨。所以,虽然明知道大开杀戒的作法,可能会滥杀无辜,却还是狠下杀手,将那三家上下杀了一个干干净净,鸡犬不留!”
“反正这一次去对战白山城,与送死无异。我们就这么做了,临死之前,痛快痛快,也可以为独孤副校长和罗老师,收回点利息。”
“我们知道我们做的过分,但做都已经做了,半点也不后悔。校长,我们犯了纪律了,等来生,您再处罚我们吧!”
斗 羅 大陸 iv 終極 鬥 羅
三个老师满面凶狠的连声大笑着,将一颗颗人头扔了出来,就这么从高空中一个个展现,扔下去。
鲜血淋漓。
所有老师一片无语。
本来大家都正在想,所有人都来了,就这三个平日里最为暴躁,行事也最是肆无忌惮的家伙怎么会在这一次这样的事情中贪生怕死了?
这也不符合他们三人的基本人设啊!
难道真是大家平日里看走眼了,又或者是知人口面不知心?!
谁知这三个家伙根本就不是贪生怕死、逃避赴战,反而是……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居然去屠戮了王成博等三位老师满门!
还真是肆无忌惮,横行无忌啊!
面对三人的作为,所有老师尽都是一阵阵的无语。
包括校长,包括独孤玉树与罗艳玲夫妇,也都是突然间感觉……无话可说。
扪心自问,从为人师者的角度来说,这三人这般作法,的确是感觉这样做,过分了!
就算王成博等人丧心病狂,出卖自己的学生,他们罪该万死,但将他们的家人尽数屠戮……
可是……
在这种时候,却又哪里说得出责罚的话。
校长顿了一顿,脸上终于现出暴怒之色。
“你们三个……行,行,真尼玛行!”
校长暴怒的点着头,咬牙切齿:“我告诉你们三个,这一次去都死在那里也就算了……但若是能活着回来,我告诉你们,你们三人……完蛋了!”
三人哈哈大笑,竟然抢到了众人之前,往前飞,大声道:“我们自然知道这般做法过分了,做得过火了,所以,我们冲在最前面。赶紧战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