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玩家兇猛 ptt-第七十章 愛意閲讀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王丛珊踏出一步,轻声说道:“说是策划,其实也不太准确,更像是…预防。
你刚才说藤村家是缘刻村世世代代制作能面的家族,会使用由归泉水浇灌的树木,制作能面。
并且藤村家的后院,还有一条直通村外的地道。
怎么看,藤村家族在村子里的地位都比较特殊,会比其他人知道更多的真相。
你手里的这把钥匙,是从哪里拿来的?”
小笠原将之沉默了一下,回答道:“是我后来返回缘刻村后,从藤村家的房子里找到的。”
王丛珊追问道:“具体位置?”
“…”
小笠原将之说道:“客厅的桌子上。”
“不可能。”
王丛珊摇头道:“无论是平塚家族秘密举行的因缘祭,还是藤村修平制作的能够致幻的能面,
都是绝对不可以透露给外人的事情。
藤村家甚至还专门有间密室。
后院的那条密道,不管是藤村修平自己挖的、祖先挖的,还是平塚家族帮助他们挖的,都需要严格保密,
怎么会在外来游客繁多、人多眼杂的缘刻庆典当天,在家里人都出去、家里没人的情况下,
把钥匙放在客厅桌子上?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把钥匙,应该是从灾难那天开始,就一直带在你身上的吧?
正因为你是通过地道,逃到了村子外面,所以才会在逃脱后,身上沾满泥土。”
王丛珊像是感觉不到小笠原将之的情绪波动一般,平静说:“让我来进行猜测的话,
你的母亲藤村真澄,通过某种方式,得知了缘刻村的一部分真相。
也许是从她弟弟与弟媳,也就是松冈一家的悲剧,
也许是从丈夫藤村修平的言语当中。
不管怎样,她知道了缘刻庆典的秘密。
作为一个妻子、母亲,她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处于危险当中。
但是缘刻村的村民生来就会背负某种诅咒。
正如你作为生还者侥幸逃出后,依旧会返回缘刻村遗址,
而你的儿女也会踏上这条道路一样。
缘刻村的村民,不能随意逃离这里,对吧?
既然无法脱离,那就只能在这里生活下去。
每四年抽杀两人,同时还有很高概率是平塚家族内部成员以及村外的游客,
对于缘刻村的其他村民而言,死亡概率并不算高。
不过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在某种强烈的担忧情绪下,藤村真澄做出了决定,也就是…让你们互换身份。”
王丛珊歪了歪头,平静说道:“缘刻庆典那天,所有村民、游客以及平塚家族成员,都会佩戴能面,
不说话的话,彼此之间认不出来。
为了以防万一,
藤村真澄用钥匙打开了密道,让你待在地道当中——也许是给你喝了归泉酒、安眠药,也许是骗你通过地道前往村外。
总之,她把你放在了安全的地方,然后带着藤村凉介前去参加缘刻庆典。
接下来,就是那套所谓的‘真相’了。
平塚家族的目隐者出现,选中了藤村真澄与藤村凉介,执行因缘祭。
藤村真澄杀死了自己的侄子,同时也是养子的藤村凉介。
当她在浸满了归泉水的金属棺椁中醒来时,心中升腾起的情绪,不仅仅是悔恨,还有安慰——她保护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就是你。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安慰的情绪压过了悔恨怨愤,反而让整场因缘祭崩溃,
封印黄泉的要求未能满足,以至于黄泉之门的怨气涌出,团灭了整个缘刻村,
只有你在地道中醒来,沿着地道,逃离了缘刻村。”
“…”
小笠原将之的身躯颤抖了一下,沙哑道:“你…猜错了。”
王丛珊眉头一皱,
却听李昂在旁边叹了一声,说道:“前面的都对,但是你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
“嗯?”
王丛珊闻言一愣,“什么?”
“藤村真澄,对于藤村凉介,未必没有感情。”
李昂平静道:“目隐者选择因缘祭参与者的标准,是两者之间存在强烈感情羁绊。
如果藤村真澄真的讨厌、不喜欢藤村凉介,
愿意用侄子藤村凉介的性命,来保护自己的亲生儿子,
那么目隐者压根就不会挑选到她。
但结果却是,目隐者选中了藤村真澄与藤村凉介,并且直到因缘祭开始后,都没有更改。
我们之前在平塚宅邸的时候也说过了,
平塚家族又不是傻子,很有可能在因缘祭开始前,摘下面具确认参与者的身份。
而他们却依旧按照藤村真澄与藤村凉介的标准继续执行因缘祭。
可能性有两种,
一,藤村真澄确实互换了两个儿子的身份,但就连她自己也无法分辨,或者说不愿意分辨,这两个里哪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就算平塚家族发现了,也认为符合标准,不用取消。
二,平塚家族发现了互换身份的事情,然而因缘祭的事情实在太过紧急,而藤村阳一短时间内又寻找不到,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举行,用藤村真澄同样珍惜藤村凉介的说法,来安慰自己。”
李昂顿了一下,扫了眼沉默不语的小笠原将之,平静说道:“最后的结果显而易见,缘刻村全灭。
证明因缘祭发生了差错。
而在这两种可能性中,
第一种可能性,和你的猜测基本上是一致的,藤村真澄不知道互换身份答案,觉醒记忆后,认出了自己杀死的是藤村凉介,所以安慰大过于悔恨。
第二种可能性,也就是藤村真澄知道互换身份的答案——证明她确实珍惜藤村凉介,只是爱的程度,没有像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那么强烈。”
李昂淡淡说道:“那么,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性,结合因缘祭最终失败的结果,
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藤村真澄的预防效果起到了作用,她知道自己成功保护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但与此同时,一种强烈的憎恨愤怒,在因缘祭完成后,压倒了其他情绪。
这种憎恨,针对扭曲的、不该存在世上的缘刻村,针对世世代代哄骗他人的平塚家族,乃至针对知晓了全部答案,却依旧什么事情也不干的丈夫藤村修平。
她在归泉水中发出了强烈的诅咒,呼唤了黄泉国的怨气上涌。”
李昂看了小笠原将之一眼,说道:“但在诅咒之余,她却像你所说的那样,保留了最后一丝理智,
尽管处于非生非死的状态,依旧本能地保护了自己的家人。
藤村家是整个村子里最安全的孤岛,
藤村凉介的魂魄,安全地待在藤村家里,
藤村修平尽管理智丧失,依旧能安全地待在归泉井旁。
而你,在进入这片黄泉国与现世夹缝的诡异地带数年后,仍然能保留理智。
这一切,可能都来源于你的这位深陷矛盾的母亲的本能。”